易青阳

更新缓慢,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坑。

卫庄大人的小名

近日,著名的杀手组织流沙内部有一个传的沸沸扬扬的……传言。

“喂喂,听说了吗,卫庄大人居然有个小名呢!”杀手甲一脸激动的对正在磨刀的杀手乙道。

“这有什么好惊讶的,难道你没有小名吗?”杀手乙话里颇有些鄙视的意味,“快说快说卫庄大人的小名是什么!”

杀手甲有意卖关子,一时没有开口。

杀手丙迫不及待插话道:“是不是叫狗剩?俺娘说贱名儿好养活!”

杀手丁扑过去就是一个扫堂腿把杀手丙绊倒在地,“去去去,卫庄大人这般英明神武威风堂堂威震八方作威作福坐享其成的人,他的小名一定也很威武!我看卫庄大人的小名叫霸天!”

杀手乙附和道:“这个倒是有点像真的,卫霸天,好生威武!”

杀手丙和杀手丁的眼睛都亮晶晶的看着杀手甲,希望他认可自己的观点。杀手甲大手一挥,道:“非也非也,卫庄大人的小名叫九十九。”

“九十九?”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威风,甚至让人有点想笑。众人都很是不解,难道卫庄大人命里缺一吗?想想卫庄的佩剑鲨齿,大家都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。

于是隔天卫庄发现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只有一件了,茶壶茶碗只有单件倒也不碍事,反正也没人敢到他这里蹭茶水喝,可是连木筷、履袜都只剩一只了,他们是想翻天吗?

卫庄运起内力,扬声道:“都给我滚出来!”

杀手甲暗搓搓地从床底爬了出来,怀里紧紧抱着卫庄的一只鞋;杀手乙垂头丧气的从窗外翻进屋里,头上束发的发簪俨然是卫庄平时用的木筷;杀手丁双手捧着卫庄的茶碗“莲步”轻移,生怕将这瓷碗磕着碰着;杀手丙……杀手丙把卫庄的布袜自己用针线穿了挂在颈子上贴身存放,那捂着胸口的样子像是西施犯了心痛病一般。

卫庄看着面前四个手下,只觉得脸都要绿了,他想要将自己的物件收回的话怎么都出不了口,就算收回了难道还能接着用不成?罢了罢了,卫庄一挥手,杀手甲乙丙丁个个欣喜若狂地奔了出去,生怕他后悔一样。

屋内重归平静。

卫庄独自沉默了半晌,他不是不知道众人这些日子对自己小名所进行的一番深入探讨,看他们今日如此行事,想必是知道了自己真正的小名。

“七国的天下,我要九十九。”说着这句话的人自信又骄傲,眼中带着三分锐意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上了心呢,卫庄也记不太清了。

只记得一次酒醉,他瘫在自己怀里,嗓音里带着笑道:“卫庄兄,嗝,红莲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小名,我看,嗯……不如就叫九十九好了!”

卫庄先是一愣,而后就是扑面而来的狂喜,这是不是代表他也是喜欢着自己的?正想确认一番,耳边已传来了那人平稳的呼吸声,显然是睡的深了。卫庄舍不得吵醒他,只得抓心挠肺的憋了一晚上,可第二天醒来,撩拨了自己的人却说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了。

韩国危在旦夕,他心系他的国他的家,对卫庄,他赌不起也不敢赌。稍有不慎,就是满盘皆输。

卫庄只恨自己还不够强。如今他强大了,流沙的名头叫出去也可以令人闻之色变,可他想保护的人却不在了。

卫庄伸手拿过鲨齿,抚摸着剑柄上嵌着的那颗蓝色宝石,那是当初红莲公主送给那人的项链上镶着的。他死在秦国牢狱的消息传回来时自己还不信,直到见到他的尸首,卫庄才能不再自欺欺人。他将项链上的主石与鲨齿上原先嵌着的对调了,项链随那人下葬,鲨齿依旧留在自己身边,就好像他们还陪伴着彼此。

将鲨齿靠近唇边,卫庄阖上眼轻轻地吻了吻那块石头,唇间所触碰到的部分不带有一丝温度,冰冷而坚硬,一如那人的尸骨。一声“韩非”宛如叹息般,离了口便消散在晚风中。

END.



一个段子,希望喜欢。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