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青阳

更新缓慢,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坑。

卫非 无有乡(5)

紫女顶着压力,不苟言笑道:“凶手我并没有抓到。”

“不过能在紫女姑娘的追踪之下逃脱,新郑城中有如此轻功的人,我想来想去只有两个人,一个叫墨鸦,一个叫白凤。他们都为一个人效力。”韩非紧接着道。

在韩非看来,紫女一脸肃然的样子显然是在自责了,这怎么了得?于是立即开口吹捧紫女姑娘武艺超群,善于追踪问迹,可以说是非常贴心了。

“姬无夜?”紫女带着些许讶异道。

“姬无夜老奸巨猾,单凭猜测你就想抓到他的破绽,找出军饷?”卫庄开口又是一番冷言冷语。

“当然不行。”韩非的语气中是忍不住的笑意,像是在笑卫庄,也像在笑自己。

“所以我要请卫庄兄一起去看场好戏。”

卫庄不由得嘴角上扬,应允了韩非的约请。

—————

“这一百枚金币你们尽情抢,谁抢的最多,我另有重赏。”姬无夜倚在榻上饮酒,一个美貌的姬妾跪坐在一旁替他捶腿。

士卒进屋通报,“将军,公子韩非求见。”

“韩非,他来干什么。”姬无夜心想,不过是个纨绔的公子,还怕他对自己不利不成,便让人带进来了。

“深夜前来讨扰将军,只为军饷一案。未找到军饷,总是遗憾。”韩非面带几分笑意,向姬无夜作揖道。

“军饷为郑国鬼兵所劫,鬼神之事不是人力所能挽回,公子不必过于自责。”姬无夜轻蔑道。

“昨夜那些鬼兵托梦于我,说是很满意大将军的祭祀,他们还说要把那十万两黄金还回来。”韩非再次开口,话中已带三分锐利。

“若是如此,那自然再好不过。”姬无夜心中已然不快。

他突然冲三个姬妾发怒道:“都愣着干嘛,继续抢啊,以为金币会跳进你们手里吗!”意在杀鸡儆猴。

“这抢,也要凭本事,凭手段,有实力才有资格得到。”姬无夜一手握拳,挑衅道。

“闹哄哄地乱抢,输了也没个惩罚,无趣的很啊。若是我,就换个法子来玩,会比现在有趣百倍。”韩非身体前倾,语带诱哄之意对三个姬妾道。

卫庄双手抱臂站在韩非身后,现在心中也很不快。

“三位美人,请抽签。竹签上写着甲乙丙,代表着各位的先后顺序。”

姬无夜恶狠狠的说:“快抽签,否则现在就拉出去处死。”

韩非心里叹了口气,只觉得此人实在是不懂得怜香惜玉。

三个姬妾依次抽了竹签,粉衣女子畏缩道:“倒霉死了,我…我是第一个,怎么办呢。多分点给你们,总可以了吧?”

紫衣女子开口道:“如果没有你,我们两个人分,肯定比三个人分的多。”

黄衣女子笑着附和,“说的对。”

粉衣女子见向姬无夜求情没有用,气冲冲地对韩非道:“好你个韩非,提的什么馊主意,害死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!”

韩非微微一笑,“其实玩这个游戏,最关键的并不是抽签的顺序,而是你分配的方法。”

粉衣女子娇嗔道:“你还说风凉话,我才不信!”

卫庄冷眼旁观着眼前的一幕,面色愈加冷淡,手指节却捏的咯吱作响。韩非心想,卫庄兄想必是听的不耐烦了,于是加快了说话的速度。

…………

“其实,通过这个药粉的指引,我已经知道军饷的藏匿地点。现在,就只差去把它找回来了。”

“公子,你真是立下奇功一件啊。今晚与公子的一席对话真是令本将军获益良多,公子不去多留几日,我们把酒长谈,岂不快哉?”姬无夜提着刀,缓缓向韩非走去。

韩非背对着姬无夜,似乎毫无防备,“我们已经在这里叨扰多时,岂能再劳烦将军。”

“公子如此推辞,就算我肯答应,我这把战刀也不能答应!”说着一刀冲韩非背后捅去。

卫庄自腰际抽出鲨齿格挡,只一剑便让姬无夜后退出十余步。他挽了个剑花将鲨齿收在身后,一副攻守兼备的姿态:进可攻,正面迎击姬无夜与其恶战一番;退可守,将韩非身后几个小卒斩杀殆尽。

韩非侧首望着卫庄,心中思绪万千。姬无夜号称韩国百年来最强之刃,卫庄一剑就可以将他击退,实在是深不可测,如果不能将此人收归麾下,也万不可与他为敌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侍从进来禀报,“将军,张良先生派人来传话,说相国大人已备下酒宴,等着公子韩非回府饮宴。”

韩非作揖道:“将军留步,告辞。”

姬无夜只得作罢,有张开地在韩非身后撑腰,他现下还不好明着将韩非扣留下来。





精简了一下,欢迎各位同好雅正。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