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青阳

更新缓慢,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坑。

卫非 无有乡(4)

[1]

如此思索一番,韩非对卫庄的兴趣愈加浓烈。此人看似冷心冷面,却不尽然,不知是怎样的奇人异士能得鬼谷弟子这般相待。

“卫庄兄,夜静更深,如不嫌弃,非的府邸离此处不远。”韩非含笑道。

如果是十年前的卫庄,此时定然会冷哼一声转身离去,可如今的卫庄早已明了了自己对韩非的心思,这顺水推舟的事情,允了又何妨。

于是卫庄应许道:“希望不会让我失望。”话音刚落,已先韩非一步迈出步子向前走去。

韩非看着卫庄颇为潇洒的背影,眼中充斥着挣扎之色,张了张口却一言未发。

这……到底要不要告诉卫庄兄,他的方向走反了呢。

半晌,韩非认命般的跟了上去,不过是多绕些路罢了,活的长久些不好吗。

—————

翌日,卫庄与韩非一同前往紫兰轩。

二人与紫女在隔间内坐下,矮几上的酒樽早已斟满了琼浆玉液。

卫庄冷冷开口,话中又有几分讥讽之意:“你说会给我一个证明,但却好像输得很惨。”

韩非举起酒杯,望着杯中旨酒道:“非也,我这次不但赢了,而且是双倍。”

紫女撩起耳边一缕碎发,可谓是风情万种。她启齿道:“是不是想告诉我们,你之所以答应草草结案,就是为了张良?”

韩非笑道:“紫女姑娘果然冰雪聪明。”

紫女正欲开口,却感受到身旁的人所散发出的越来越强的冷意,心中了然卫庄对韩非的在意,只是冲韩非一笑,不再言语半分。

佳人美酒在前,韩非本想与紫女调笑几句,谁知紫女竟装作一副不解风情的模样,让他着实有些无奈。

韩非心里纳闷地想着:本公子乃情中圣手,与女子相处向来如鱼得水,怎么刚刚愣是撩不动人呢。

没了和美人调笑的乐趣,韩非不得不开始一本正经的解释缘由。

“父王勒令张开地破案的期限已到,如果此案不了,姬无夜就会趁机大做文章,子房必定受到牵连,此是其一。”

卫庄听了心中冷哼一声,颇为不满的想着:子房,连表字都叫上了,不过见了几面就如此亲密了吗。

纵使心里不满,该说的话还是得说的。卫庄开口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次所谓的结案是你故意做给人看的?”

韩非颔首,道:“只有粉饰太平,才能让幕后放松警惕。这时候,正是发动反击的最佳时机。而张开地的食言,虽然让我暂时无法成为司寇,却因此得到了另一件更珍贵十倍的东西。”

“珍贵十倍?”卫庄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,他已经猜到了韩非所指。

“子房因此欠了我一个大大的人情,所以我赢了双倍。”韩非肯定道,神情带着几分得意。

此种姿态在卫庄看来就显得刺目了,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酒樽,隐隐有裂纹蔓延其上。

紫女察觉到不对,连忙开口道:“公子如此笃定,似乎一切已尽在掌握。难道你已经有了被劫军饷的线索?”这番话意在提醒卫庄收敛情绪,同时转移话题。

韩非轻笑一声,“这个,我还得多谢紫女姑娘。”

“我?我做了什么?”紫女语带三分笑意。

韩非冲紫女眨了眨眼,身体前倾道:“那晚在天牢,两位王叔被人灭口。那个杀手没有想到,他螳螂捕蝉,却有紫女姑娘黄雀在后。”

紫女挑眉道:“呸,你才黄雀呢。”

韩非爽朗一笑,“是是是,我用词不当,紫女姑娘恕罪。”

这下韩非心中可算是惬意了,看来本公子魅力不减当年啊。只是苦了紫女,本意是转移话题,不想竟引火上身,被卫庄的气场笼罩,她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。

紫女啜饮一口杯中佳酿,心中惆怅地想着:九公子这到处撩骚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呀。







设置了超链接,点击[1]到第一章可以看到已发布的全部章节的链接。用爱发电,为卫非打call!

评论(8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