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青阳

更新缓慢,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坑。

卫非 无有乡(3)

[1]

两天后,韩非再度前往紫兰轩。

“公子真是好雅兴,今天又来找哪位姑娘?”紫女自楼梯上走下,腰肢款摆、风姿绰约。

“不,今天我想找一个男人。”

“你来紫兰轩,找男人?”

“对,就是前日在隔壁饮酒的那个男人。”

—————

“卫庄兄。”韩非拱手作揖道。

卫庄仍是负手而立,望着窗外饮酒,好似这紫兰轩中的姑娘还不及新郑夜景的十分之一好看。

“能站在你这个位置跟我说话的,只有两种人。一种是我信任的人,另一种会被杀。”语带三分嘲弄,孤傲至极,很好。卫庄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。

“也许现在我还来不及成为第一种人,但是我相信,你不会杀我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“因为这个。”韩非手中托着一个形制古朴的木盒。

“这是卫庄兄在潜龙堂送我的礼物,盒中所藏的水消金正是破解鬼兵劫饷案的关键线索。此盒运用纵横之理制作而成,是鬼谷派的东西。”

“又有谁能想到在这小小的紫兰轩中,竟然隐藏着卫庄兄这样的鬼谷传人。”

天下寥寥,苍生涂涂。诸子百家,唯我纵横。昔有苏秦、张仪二人师从于鬼谷子王诩,可谓一怒而诸侯惧,安居而天下熄。

苏秦为纵,与赵秦阳君共谋,游说韩、赵、燕、魏、齐诸国合纵抗秦,兼佩六国相印,使秦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。

张仪为横,入秦担任秦相,出使各诸侯国,以“横”破“纵”,使各国纷纷由合纵抗秦转变为连横亲秦。

自古以来,天下便没有鬼谷弟子不可及之处,也没有其不能成之事。每一次鬼谷弟子在世间现身,都必将掀起惊天骇浪。

卫庄身为鬼谷传人,此时在新郑出现,足以说明很多事情。譬如眼下,夜幕虽已降临,黎明却也将至。

“但是要做成这件事,需要你的帮助。”谈及自身抱负,韩非眼中愈发坚定。

“我已经帮过你一次了,接下来该轮到你向我证明,你值得我帮。”心中为韩非眼中神色所动,卫庄暗地里拧了一下自己的腿,面不改色道。

“卫庄兄说得好,看来我们达成了第一次宝贵的共识。我的还礼,没有送错人。”韩非将手中的盒子置于桌上,起身作揖后离去。

卫庄将木盒打开,盒中放着一个卷轴,上书“五蠹”二字。与当年一样,卫庄不由地勾起唇角。

眼见韩非出了紫兰轩,卫庄将木盒与卷轴一并放入暗格之中,自窗边一跃而下,悄然跟在韩非身后。本意是护送他平安回府,顺带着与心上人多相处片刻,孰知竟眼睁睁看着这人一头撞上了实木灯柱,口中还说着:“这位公子对不住啊,本公子并非故意”这样的话语。

此情此景,卫庄只觉得有些无奈和好笑,心中暗道:这个酒鬼。

变生不测。

隐隐有号角声响起,而后鬼兵突现,万马齐喑。韩非被一鬼兵追砍,仰躺在地才堪堪躲过一击。卫庄不再隐匿身形,飞身至韩非身侧,一招横贯八方将其周围的鬼兵尽数斩杀。

似是知晓面前的人绝非善类,只消片刻,先前还气势汹汹的鬼兵便连人带马一齐隐去。诡异之处在于,被击杀的鬼兵躯体通通化为乌鸦飞离,只留下一地残羽。

“你还打算在地上躺多久?”卫庄居高临下地看着韩非嘲讽道。故意在人面前挽了个极为复杂的剑花,将鲨齿收在身侧。这一番动作由卫庄做来更显得英姿勃发,只可惜此刻完全是抛媚眼给瞎子看。

实在是危机解决的过于迅速,韩非着实未反应过来,此时还有些发愣。

“多谢卫庄兄出手相助。”定了定神,韩非起身作揖,面上一派感激之意。

“不必。”卫庄自知此举定会被韩非看出异常,也只得不动声色回道。

于公于私,卫庄都认为公子韩非有存在的价值,否则当年也不会命紫女暗中保护。只是如今英雄救美的人变成了自己,却有些不好收场了。他还不想让韩非过早的看出自己的心思,若因此被他疏远,是卫庄决计不能容忍的。

那一端,韩非心中已是百转千回。他知道有人想要自己的命,也知道有人不想让他死。意料之外的是自己竟能让卫庄亲自跟在身边,这与他方才在紫兰轩中所表现出的那不甚在意的模样可不尽相同。这是不是表明……先前眼神中的意味并非是自己的错觉?难道我当真与他亲近之人很是相似?





怠惰了怠惰了,一周只修了这篇文,没有新的产出十分抱歉_(:зゝ∠)_新晋写手文风不定请多担待,欢迎各位同好雅正w

评论(3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