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ist

更新缓慢,坑坑洼洼。

[池陆]饭桌事件(上)

  私设如山,刑侦局全员知道池陆爱情,陆队有躁郁症,所以情绪行为失控,症状有夸大编造成分。ooc属于我,爱情属于池陆。





  桦城公路。


  陆离坐在驾驶位上一脸阴沉的开车,池震则被他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背后丢在副驾驶位里,嘴唇上被陆离咬破的口子往外渗着血丝,衣服也皱皱巴巴。


  池震不明白,一场愉快的聚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种激情车内.avi。


  一小时前,刑侦局聚会现场。


  今天是温妙玲的生日。作为刑侦局为数不多的女性职员,温警官能力高相貌佳,局里以鸡蛋仔为首的各路单身狗抱着不可言说的小想法,积极策划了温妙玲的的生日会。于是刑侦局的各位难得一起准时下了班,订了桦城大酒店最宽敞的包间,准备好好放松一场。


  酒桌上,鸡蛋仔暗地里戳戳池震,示意他看微信。池震打开一看,聊天框简直要被鸡蛋仔刷爆了。


  “震哥!江湖救急!”



  “我这生日会……你看温警官…是不是……”



  “震哥,你有了师哥也得帮帮兄弟们呀!”



  “震哥今天我鸡蛋仔要是脱单了给你免费跑一个月腿买午饭!”



  ……


  抬头对上鸡蛋仔恳切的眼神,池震心想,这一声震哥也不能白叫啊。于是光棍地拎起桌上的酒瓶,给自己和鸡蛋仔都满上,带着他一起去找温妙玲拼酒,三言两语地就把温妙玲逗的笑开了怀。眼看着池震作为一个僚机的使命就要完成了,却被陆离一把拽住衣领,说了句“有事”就拉着他离开了包厢。


  走到停车场,池震还在叨叨:“哎,怎么突然走了?我答应鸡蛋仔的事儿还没办完呢。”陆离反手把他整个人压在车门上,下一秒牙齿就磕在了池震的嘴唇上。淡淡的铁锈味在唇齿交缠间萦绕,陆离脑海里的画面仍然定格在池震和温妙玲谈笑风生的那一刻。他知道池震在为鸡蛋仔铺路,可看到这一幕时,心里的烦躁和压抑不住的暴虐仍然让他发疯。


  陆离攫取着池震口腔里的唾液,在毫无章法的啃咬中渐渐恢复理智。唇舌分离,陆离紧抓着池震衣领的手终于松了劲。他颤抖着伸出手,很有些手足无措地拉住池震西装外套的下摆,明明是施虐者,眼睛里却藏着恐慌。察觉到陆离的不对劲,池震顾不上被咬破的嘴唇,捧起陆离的脸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,低声问:“你怎么了?”陆离只是低下头,看着池震衬衫上的花纹保持沉默。池震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时,手机却响了起来。


  池震摸出兜里的电话,来电显示上温妙玲三个字晃红了陆离的眼。几乎是一瞬间,陆离的拳头就捏紧了。池震接起电话,“喂,妙玲,我和陆离有点事,你好好过生日啊我们……”




  妙玲妙玲妙玲……由池震口中说出的这两个字犹如平地惊雷一般将陆离的理智烧尽。“不要再提她!”话音未落,陆离直接抽走了池震手里的手机,用力砸在停车场的墙上,摔得四分五裂。


 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池震整个人都有些发懵,直到“咔哒”一声,自己的双手被反剪在背后铐上手铐,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陆离打开车门,把池震扔进副驾驶,一言不发地开车离开酒店。




  池震窝在副驾驶上,像个大只蚕宝宝,挣扎着一扭一扭地让自己坐正,深V衬衫的领口随着他的挪动露出一大片胸膛。池震也没手收拾自己的衣服,凑到陆离边上期期艾艾的叫着陆离的名字,一声又一声,像小奶猫受了委屈撒娇一样喵喵喵的叫个不停。


  陆离把车靠边停下,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他。池震打蛇棍上,“我的陆局长这是怎么了?看把我咬的吱哇吱哇的。”边说还边嘶嘶的抽气。陆离看向池震的嘴唇,那上面齿痕肆虐,一道道牙齿磕出的小口子还在往外渗血。他勾住池震的脖子,温柔地含住池震的嘴唇,舌尖扫过唇面上细碎的伤口,轻轻吮去上面的血迹。




  伤口被人舔舐,池震只觉得嘴上一阵刺痛,然后就麻麻痒痒的,勾的人心里也痒痒的。看着陆离半闭着眼,睫毛颤动着主动啄吻他的样子,池震心想这谁顶得住啊。于是手被铐着也阻止不了他作妖,叼着陆离的下嘴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,硬是把两个人都弄的气喘吁吁。




  清醒过来的陆离把额头抵在池震肩上,心里细细密密地犯疼。他想,我的病变重了。



  


大概是个三发完结的短篇,希望喜欢!


卫庄大人的小名

近日,著名的杀手组织流沙内部有一个传的沸沸扬扬的……传言。

“喂喂,听说了吗,卫庄大人居然有个小名呢!”杀手甲激动的对正在磨刀的杀手乙道。

“这有什么好惊讶的,难道你没有小名吗?”杀手乙话里颇有些鄙视的意味,其实杀手乙心里还是很好奇的,虽然他不说。

杀手丙迫不及待插话道:“是不是叫狗剩?俺娘说贱名儿好养活!”

杀手丁扑过去就是一个扫堂腿把杀手丙绊倒在地,“去去去,卫庄大人这般英明神武威震八方的人,怎会与尔等市井小民起一样的小名。我看卫庄大人的小名叫霸天!”

杀手乙附和道:“这个倒是有点像真的,卫霸天,好生威武!”

杀手丙和杀手丁直勾勾的看着杀手甲,希望他认可自己的观点。杀手甲大手一挥,无情的否认了他们:“非也,卫庄大人的小名叫九十九。”

“九十九?”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威风,甚至让人有点想笑。杀手乙丙丁都很是不解,难道卫庄大人命里缺一吗?想想卫庄的佩剑鲨齿,大家都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。

第二天,卫庄发现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只有一件了,茶壶茶碗只有单件倒也不碍事,反正也没有人敢到他这里来蹭茶水喝,可是连木筷、履袜都只剩一只了,他们是想翻天吗?

卫庄抿了一口茶水,将茶碗轻轻放在桌上,道:“还不出来?”

话音未落,杀手甲暗搓搓地从床底爬了出来,怀里紧紧抱着卫庄的一只鞋;杀手乙垂头丧气的从窗外翻进屋里,头上束发的发簪俨然是卫庄平时用的木筷;杀手丁双手捧着卫庄的茶碗“莲步”轻移,生怕不小心磕着碰着;杀手丙……杀手丙把卫庄的布袜自己用针线穿了挂在颈子上贴身存放,那捂着胸口的样子像是西施犯了心痛病一般。

卫庄看着面前四个手下,只觉得脸都要绿了,他想要将自己的物件收回的话怎么都出不了口,就算拿回来了难道还能接着用不成?罢了罢了,卫庄一挥手,杀手甲乙丙丁个个欣喜若狂地奔了出去,生怕他后悔一样。

屋内重归平静。

卫庄独自沉默了半晌,他不是不知道众人这些日子对自己的小名所进行的一番深入探讨,如今看来是得到答案了吧。

“七国的天下,我要九十九。”说着这句话的人自信又骄傲,眼中带着三分锐意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上了心呢,卫庄也记不太清了。

只记得一次酒醉,他瘫在自己怀里,嗓音里带着笑道:“卫庄兄,嗝,红莲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小名,嗯……不如就叫九十九好了。”

卫庄先是一愣,而后心中一点一点的被喜悦溢满,狡猾的像狐狸一样的九公子,终于还是对他表明了心意啊。可韩非第二天若无其事的态度,还是给了卫庄当头一棒。

卫庄不是不知道韩非在忌惮着什么。韩国危在旦夕,他心系他的国、他的家,对卫庄,他赌不起,也不敢赌。稍有不慎,就是满盘皆输。

离谷出世以来,卫庄从未如此清醒的认识到他还不够强,即使他已经能够和韩国百年以来的最强之刃正面交锋。

如今他足够强大,流沙的名头叫出去可以令人闻之色变。天地之法,执行不怠,他也做到了。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在稳稳前进,只有他想保护的那个人,再也不肯挪动一步。

卫庄伸手拿过鲨齿,抚摸着剑柄上嵌着的那颗蓝色宝石,那是当初红莲公主送给那人的项链上镶着的。他死在秦国牢狱的消息传回来时自己还不信,直到见到他的尸首,卫庄才能不再自欺欺人。他小心翼翼地将项链上的主石与鲨齿上原先嵌着的对调了,项链随那人下葬,鲨齿依旧留在自己身边,就好像他们还陪伴着彼此。

将鲨齿靠近唇边,卫庄阖上眼,吻了吻那块石头,唇齿间所触碰到的部分不带有一丝温度,冰冷而坚硬,一如那人的尸骨。一声“韩非”宛如叹息般,离了口便消散在晚风中。


END.

一个悄悄修过的段子,希望喜欢。

啊啊啊啊啊啊收到了  @Louis  太太的《蜕》炒鸡开心!!!等了好久了www暗搓搓的返个图qwq
送的和纸胶带也很好看!很喜欢路易太太写的文,期待太太出新的本子!